沈陽發揮區位空間優勢,推進建設東北亞國際化中心城市;發揮科技人才優勢,優化創新機制和" />

        
        

                    經濟日報多媒體數字報刊

                    圖為沈陽新松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工業機器人生產車間。 新華社記者 楊 青攝

                    沈陽發揮區位空間優勢,推進建設東北亞國際化中心城市;發揮科技人才優勢,優化創新機制和環境,建設東北亞科技創新中心;發揮產業優勢,推進裝備制造業高端化和智能化發展,建設東北亞先進裝備智能制造中心;全面提升公共服務水平,建設東北亞高品質公共服務中心

                    “醒得早”的沈陽市,40年前曾是全國聞名的改革窗口。全國首份廠長承包經營的“責任狀”、全國首家破產企業的“通告書”、被譽為“接通了世界金融管子”的金杯公司最早赴紐約發行“美元股票”……連新中國最早的證券交易市場也發芽在沈陽。

                    而今,沈陽改善營商環境再度打頭陣,在中德裝備園首推“無費區”,推廣“承諾制審批”,入選2017年中國改革年度案例;在重點國有企業鋪開混合所有制改革,改變國有“一股獨大”的局面;以吸引人才為抓手,依托產業聯盟激發創新活力……沈陽老工業基地的改革腳步有時快有時慢,卻從未停歇。

                    沈陽全力推進東北亞國際化中心城市、科技創新中心、先進裝備智能制造中心、高品質公共服務中心等“四個中心”建設,不斷邁出發展新步伐,開啟振興新征程。

                    開弓沒有回頭箭

                    上世紀80年代,沈陽推出了承包經營、租賃經營、股份制等多種經營方式和所有制形式。進入新世紀,沈陽企業大規模“東搬西建”拉開了東北首輪振興的序幕

                    1986年8月3日,沈陽市防爆器械廠宣告破產。這一天已載入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的史冊。

                    素有共和國裝備部美譽的沈陽市,不乏敢闖敢試的破冰精神。上世紀80年代,作為經濟體制綜合改革試點城市,沈陽頂住各方壓力,先人一步推出了承包經營、租賃經營、股份制等多種經營方式和所有制形式。這些改革“大招”在當時引起軒然大波,爭議四起。沈陽市領導保持改革定力,“與黨中央保持一致,不是要我們只當傳達室,而是要做‘變壓器’,不敢大膽探索和試驗,就談不上創造。”不再容忍虧損企業把盈利企業拖下水,不再容忍虧損像瘟疫一樣蔓延而無人擔責,沈陽就這樣憑一部城市行政法規果斷開路,為1986年底我國出臺第一部《企業破產法》奠定了案例基礎。

                    “跳出企業改革內部打轉的窠臼,沈陽企業大規模‘東搬西建’拉開了東北首輪振興的序幕”。沈陽市委常委李松林說,2002年以來,僅鐵西區就遷出企業320多家,騰出土地9平方公里,獲得級差地租300多億元,盤活資產500多億元。破解了困擾國企“錢從哪里來”的老大難。從2002年到2017年,鐵西區生產總值由77億元增長到883億元。見證了百年中國工業變遷的鐵西,為東北振興貢獻了“鐵西樣本”。

                    創新驅動增底氣

                    在新一輪東北振興中,沈陽提出要依靠創新驅動,抓住戰略性新興產業,突出高新技術,改造優化傳統產業存量,培育做強新興產業增量

                    沈陽制造一貫實在,鋼材、銅件都用最好的。比如,沈樂滿熱水器比南方產品零件多一倍,熱衷于評“國優部優”卻不善跑市場,不打廣告。醒得早卻跑不快,結果經不起市場洗禮,輕工產品凡是南方能干的,沈陽企業幾乎完敗。上世紀90年代開始,沈陽涌出下崗潮。改革,松口氣、慢半拍都不行。第一輪振興10年過后,2014年新東北現象卷土重來,沈陽經濟發展再度滯后。

                    困境,改革;再陷困境,再改革。遼寧社科院副院長梁啟東描摹沈陽40年來的跌宕起伏說,改革沒有完成時,改革遇到的問題,只能通過改革解決。“比如沈陽工業太重,重工業過多依靠投資拉動;國有經濟太沉,民營經濟過輕;政府伸手過長,營商環境短板過短。”

                    2016年4月份,國家發布《關于全面振興東北地區老工業基地的若干意見》,標志著新一輪東北振興全面啟動,沈陽改革再次站到潮頭浪尖。

                    轉型,怎樣才能輕快一些?沈陽機床為了賺取“心臟”利潤,果斷剝離普通機床業務。歷時7年投入10多億元,代表行業攻克數控系統核心技術,成功研發出世界首臺智能數控機床,創新商業模式由此發軔,與騰訊、神州信息等“云端”公司合作,構筑智能工廠、智能制造谷、智能工業云在內的智能制造生態體系,實現了從“制造”向“智造”的起跳,也把連續虧損的帽子摘掉了。

                    “讓老的新起來,讓新的壯起來。”沈陽市市長姜有為認為,新一輪振興發展必須依靠創新驅動,要抓住戰略性新興產業,突出高新技術,改造優化傳統產業存量,培育做強新興產業增量。

                    而今邁步從頭越

                    沈陽從“制造”向“智造”邁進,2017年以機器人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產值1200億元,高新技術產品產值占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比重55%

                    自1978年誕生中國第一臺機器人,沈陽機器人產業由過去自發生長邁向了今天的全面開花。新松機器人公司獲批國家智能制造示范試點,國家機器人創新中心落戶沈陽。設立機器人產業基金,省市同時把機器人產業放在政策扶持的聚光燈下。新松機器人公司掌門人曲道奎感慨道,加大新興產業比重已經成為沈陽轉型的“城市意志”。

                    僅2017年,沈陽傳統產業就實施了149個智能升級項目,以機器人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產值1200億元,高新技術產品產值占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比重55%。

                    新問題新矛盾,總是“一山放出一山攔”。憑借“兩化”融合改革,沈陽制造已經變得智能、精巧。但是,繼續向核心技術深水區邁進,又缺乏高精尖人才的跟進。為此,沈陽改革人才激勵機制,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分配政策導向,實施“沈陽人才新政24條”,不求所在,但求所用。推進海外人才離岸創業創新基地建設,引進和利用海外高質量智力資源,加快中德裝備園、沈陽國際軟件園等海外人才離岸創新創業自由港建設。沈陽機床、鼓風機等一批國有企業把研發觸角放在了一線城市和海外科技前沿。

                    咬定改革創新不放松,再度彰顯沈陽的可貴擔當。近年來,120萬噸乙烯三機、AP1000核主泵等60余項大國重器先后問世,高精尖的沈陽制造為天宮、蛟龍、航母、大飛機等國家重大工程作出了貢獻。

                    發揮區位空間優勢,推進建設東北亞國際化中心城市,更好支撐帶動區域發展;發揮科技人才優勢,優化創新機制和環境,建設東北亞科技創新中心;發揮產業優勢,推進裝備制造業高端化和智能化發展,建設東北亞先進裝備智能制造中心;全面提升公共服務水平,以此來重塑環境,聚集資源,建設東北亞高品質公共服務中心。

                    姜有為回顧沈陽40年來的改革歷程說,滾石上山,久久為功。改革沒有完成時,沈陽要堅持問題導向、目標導向,突出改革這條主線,把振興大業做實。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天津新聞 » 經濟日報多媒體數字報刊

                    贊 ()

                    評論

                    湖北快三专家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