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生態圈”驅動發展(慶祝改革開放40年·百城百縣百企調研行)

                    2平方公里,可以是一個村,還可以是一座數據谷。

                    仙桃,重慶市渝北區的一個小地方,當年默默無聞的內陸小山村,如今是聲名鵲起的國際數據谷。擔綱渝北“創新生態圈”的“核心引擎”:95家科技型企業落戶于此,已實現產值90億元。

                    走進仙桃數據谷應用體驗中心,撲面而來濃濃的科技范兒——

                    語音自動轉換成文字,識別多語種、多方言,根據語境匹配最恰當的翻譯結果;酒品、食物擺上智慧餐桌,產地、特點、風味即時呈現,推薦關聯菜品,快速下單;操控VR自駕游系統,水、陸、空三種模式自由切換,仙桃數據谷全貌盡收眼底……

                    據了解,這些前沿科技,都是入駐企業的研發成果。

                    改革開放40年,小小仙桃在變,整個渝北也在巨變——從農業縣,到工業區,再到國家臨空經濟示范區。從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換擋,渝北“創新生態圈”正逐漸形成:995家科技型企業、183家市級以上研發中心,數量均為全市之最;全社會研發投入占GDP比重達到3.94%,遠高于全市平均水平。

                    以大數據智能化為引領,促進產業鏈、創新鏈、資金鏈協同發展,“創新生態圈”成為渝北發展的第一動力。

                    集聚創新要素資源,變獨立創新為協同創新

                    人工智能芯片,從研發到量產,通常需要四五年時間。入谷不到兩年,重慶物奇科技有限公司創造了一個傲人的成績:僅一年時間,就量產了一款自主研發的電力物聯網載波芯片。有了這顆智能芯,只需輕點鼠標,就能完成以前多人才能做到的電力安全、控制、計量等任務。

                    “我們不是單打獨斗。”公司聯合創始人熊飛說,數據谷其他入駐企業提供的供應鏈解決方案,讓公司效率突飛猛進。

                    變獨立創新為協同創新,突破資源能力限制,提高創新績效,正是“創新生態圈”建立的初衷。

                    “創新生態圈”,一環扣一環。大數據是資源基礎和創新內核,創新資源向外呈圈層分布:第二圈層,“物聯網、集成電路設計、人工智能”3項關鍵性技術為支撐;第三圈層,“智能汽車、智能終端、生命健康、航空產業、數字城鄉”等五大方向為產業應用;第四圈層是10個公共創新服務平臺,最外圈層則是N個創新企業集群。

                    “‘創新生態圈’不僅是地域空間概念,更是由創新要素和創新環境組成,競生共合、動態演化的開放系統。” 渝北區委負責同志說,互為支撐的戰略平臺、圈層分布的創新資源、“政、產、學、研、用”協同機制,推動大數據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

                    “我們為智能硬件終端產品企業開發‘大腦’。”重慶創通聯達智能技術有限公司落戶仙桃數據谷,一年營業收入就達到1.1億元。

                    生意為什么這么好?公司負責人道出奧妙:我們提供核心板+操作系統+核心算法的一體化方案,在定制“大腦”的幫助下,無人機、VR、AR廠商可實現快速創新模型產品化并量產。

                    “創新生態圈”里,除了創通聯達這樣的市場化平臺,集聚的要素正在為創新提速:

                    移動計算解決方案平臺、全套3D打印平臺、智能樣機生產平臺等10個公共創新服務平臺,促進企業主體跨領域、跨行業協同創新;

                    國家發改委大數據中心重慶分中心、國家信息中心“一帶一路”大數據中心西部分中心落戶,匯聚政務類、產業類和消費類數據13.9億條以上;

                    PNP、蘇河匯、百創匯等10余家孵化機構,在孵項目100余個;

                    “創新52條”政策支持,每年整合不低于3億元的財政資金扶持;

                    ……

                    研發機構法人化改革,高端人才紛至沓來

                    顯示燈照射下,水培設備中的蔬菜長勢喜人。一旁的數字監測屏上,功耗、光照、成長時間等信息實時顯示。這是重慶光電信息研究院研發的綠色植物智慧種植系統,通過網絡實時調控,可控制氣溫、水溫等植物生長的小環境。

                    “兩年前,我們研究的方向還是傳統LED照明。”該院副院長吳剛介紹,通過渝北人才計劃,研究院引進了一批院士專家團隊和高層次人才,才得以向智慧城市、智慧農業方向轉型。

                    人才是創新的核心要素。渝北出臺了高層次人才計劃,推出項目資助、人才服務等系列優惠政策。

                    “渝北區,過去叫江北縣,新中國成立以來沒有一所科研院所,建區后也僅有2所。發展落后,得了個綽號‘江老幺’。”渝北區科委主任王文武,是土生土長的渝北人,40年里,他看著渝北的科技發展從“一片空白”到“后來居上”。

                    引鳳先筑巢,渝北啟動了研發機構法人化改革,鼓勵原有企業內設研發機構實行獨立公司化運行,引進獨立研發公司。

                    目前,渝北獨立法人化新型研發機構達到29家。2017年,在重慶市評選的新型高端研發機構中,渝北占了1/3。

                    研發機構法人化,重慶纖維研究設計院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個吃螃蟹”。“機制更靈活了,極大激發了積極性,提升了整體研發實力。”公司實驗室主任曾影說,改革后新增研發人員30余人,還被評為國家級企業技術中心。

                    改革激發活力,人才紛至沓來。渝北現有各類高層次人才438人,創新創業導師138名。規模以上企業研發人員數量由2015年的8927人增加到2017年的16685人,兩年翻了近一番。

                    新興產業“從無到有”,傳統產業“有中生新”

                    渝北中光電產業園,自動化生產流水線上,注塑、背光、模組全套自動化生產,工人只需監控設備運行和進行成品檢測。走下流水線的液晶顯示屏,被運往富士康、華為、中興、TCL等廠商。“我們已建成全自動生產線40條,占比達85%,顯示觸控產品年出貨量2億片。”重慶市中光電顯示技術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戴春平一臉自豪。

                    在“創新生態圈”的帶動下,像中光電這樣的智能化新興產業,已成為渝北增長最快的產業。

                    抓住新一輪智能終端產業梯度轉移機遇,渝北“從無到有”集聚起智能終端產業集群。2017年,渝北智能終端類產品實現工業總產值880億元,同比增長45%。

                    新興產業迅猛發展,使得渝北“汽車一業獨大”的現象正在改變。2017年,全區戰略性新興產業的產值增長30%,占全區工業經濟總量的29.8%。針對汽車及零部件制造等傳統產業,渝北則“有中生新”進行智能化改造。生產線上,可自由旋轉360度的機械臂有序運轉,精準完成組焊、精加工、總裝、打包等工序;自動化立體倉庫,機器手接受指令……

                    這些高科技出現在重慶馳騁輕型汽車部件股份有限公司的轎車生產線上。“智能化起了大作用!”公司董事長戚守柱感嘆,人工節約八成,產品質量合格率提升30%,產能提高3倍。

                    “財政補助1200多萬元,占項目投入的20%。”馳騁汽車“機器換人”的底氣,與渝北區的扶持引導分不開。2017年,渝北區政府給予190余個項目工業扶持專項資金近2億元。

                    共生、互生、再生,環環驅動,渝北的“創新生態圈”還在不斷拓展、勾畫。


                    《 人民日報 》( 2018年11月07日 10 版) (責編:馬昌、曹昆)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天津新聞 » “創新生態圈”驅動發展(慶祝改革開放40年·百城百縣百企調研行)

                    贊 ()

                    評論

                    湖北快三专家推荐